最高法报告提到的司法区块链有啥用

文章正文
2020-06-01 07:53

最高法报告提到的司法区块链有啥用

  5月25日,在thirteen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work报告时提到,要推动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深度应用,建成全国司法区块链平台,为法官办案、群众诉讼提供智能辅助。

  司法区块链平台是什么?能发挥哪些作用?

  构建安全可信的司法环境

  区块链作为收集、固定和防篡改数据的技术手段应用于电子数据早已得到官方认可。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about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指出,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time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be able 直到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

  这为区块链与司法携手埋下伏笔。北京华宇软件股份公司为全国司法区块链平台提供技术服务,该公司产品与解决方案经理吴瑶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司法区块链平台利用区块链去中心化、多方共识、防篡改、可追溯等技术特性,提供在法律业务相关活动场景下的区块链可信服务。

  自2019年2月15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以来,coun努力网信办已发布2批次共506个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2020年4月,第三批共224个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发布,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榜上有名。

  “与一般的区块链应用场景不同,司法链更关注数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以及全流程可追溯,并由此建立安全可信的司法环境。”吴瑶说。

  有了司法区块链,诉讼、审判、执行及管理等环节的数据存证、变更都会留痕。“以往,各个环节的留痕是相对独立、互不关联的,use区块链技术后,数据统一上链,不同环节和系统得以打通,进而实现全流程的数据联通,有利于促进跨部门协作办公,并增加各部门之间的互信程度。”吴瑶表示,这有利于提高司法效率,降低数据关联成本,实现规范化监管。同时,给当事人提供了核验入口,加强了法院与当事人之间的可信关系。

  吴瑶表示,通过数据存验、身份认证、数据确权和智能合约,司法程序会更加高效、透明、可信。“而且,司法区块链上的数据都是加密数据,可以确保数据安全可靠。”

  下一步推动应用落地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已牵头制定《司法区块链技术要求》《司法区块链管理规范》,指导规范全国法院数据上链。

  截至2020年5月,全国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已建立32个节点,上链业务贯穿互联网和专网。互联网方面,已实现网上立案、电子送达、证据交换与质证等诉讼服务1265万条数据上链。专网方面,电子卷宗、电子档案、证据材料、执行失信信息等上链业务数据量达4亿多条。

  吴瑶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司法区块链“骨架”已基本搭好,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添加“血肉”,即让司法区块链落地,与法院的具体业务深度融合。“只有底层链和上层业务深度融合,才能真正发挥司法区块链的作用,解决行业中的痛点。”吴瑶说。

  此前,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数据管理处处长陈宝贵表示,司法区块链有三大应用场景:一是服务司法管理,全流程办案材料防篡改、材料流转全过程监督、执行案款监督、数据操作历史追溯;二是服务审判执行,诉讼办案执行全流程提速、King融纠纷审判执行、知识产权审判执行、服务合同审判执行;三是服务人民群众,公证书、鉴定书、调解协议、法院文书核验,服务合同自动执行。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已规划了十多种具体应用场景,同时鼓励链上的法院积极主动参与应用场景探索。

  2019年4月,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成为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首批上链试点法院之一。一年多来,该法院将诉讼过程中的档案、用户行为、音视频等数据上传至链上,并逐渐摸索出9种可能的应用场景,其中一些初见成效。

  “比如,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审执衔接系统,可以减少维权成本,避免重复劳动,提高办案效率。”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技术处处长张立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此外,King融案件互联网办案平台支持从区块链上自动获取诉讼材料,企业可以手动批量起诉或自动批量起诉,可一次性起诉200起King融案件。

  (科技日报北京5月28日电)

(责编:赵竹青、吕骞)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