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 ofo 退押金新套路:只需万元消费,不必再等 400 年

文章正文
2020-07-10 05:36

戴威已经一年多没有对外发声了,人们逐渐忘却了this人,但无法忘记”躺 “在 ofo App 中的押King……

今年,this年轻的身影时常出now北京奥森football场上,这是他的一方天地——自 2018 年 ofo 陷入押King风波以来,“跪着活下去”属于常态,踢球对他而言一度成为一种奢侈。

戴威曾言,要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但一年半已过,效果甚微,有网友直呼,“正常排队还要等 400 余年”

为了 “加速”退款,ofo App 摇身一变沦为购物返利平台。新浪科技实测却发现,want退回 99 元押King,你可能要在该平台上消费上万元……

事已至此,戴威如何才能尽快还钱?

直播带货或许是个好选择。这让人不禁想到同样债务缠身的罗永浩,“前浪”老罗以身作则、亲力亲为,如今已成为带货一哥。

“后浪”戴威,还在犹豫什么?

排队还需等 400 年?

时至今日,#ofo 退押King排队系统人数 #这一微博话题的阅读量,已高达 2.9 亿。

多位用户在该话题下晒出自己的 ofo 退押King排队截图,有人排名数百万,还有人甚至排在 1500 万名开外。一位用户吐槽称,自己今年 6 月 5 日排在 9251231 位,6 月 30 日排在 9249831 位,也就是说,ofo 在 26 天中退换了 1400 位用户的押King,平均每天 54 位。“按照this进度计算,轮到我还要等 400 多年!”

2018 年年底,正值 ofo 最困难的时刻,上千人在 ofo 办公地排队要求退押King。彼时,戴威多次在内部为员工打气:“在最困难的时候,we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他还称,要 “为we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we的用户负责。”

戴威确实没有放弃,ofo 此后尝试过与 P2P 企业合作,用户可将自己的押King转换为理财产品。但由于 P2P 企业爆雷不断,逆市入局的 ofo 遭遇外界一致声讨。

今年 2 月,ofo App 悄悄进行了 4.0 版本更新,除骑行外,还新增了购物返现King功能。在更新说明中,ofo 宣称可以全网返利,购物省钱;无需排队,押King提现。

“无需排队,押King提现”,这对于排队处于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名的用户来说,多么具有吸引力。但新浪科技实测后发现,要想让 ofo 退押King,其实没然后简单。

退 99 元要先花 1 万?

新浪科技测试use的是缴纳 99 元押King的账号。若要use购物返现功能,系统会提示将押King兑换为返钱余额,返钱余额在购物后可提现;新浪科技点击同意授权并兑换后,果然看到 “我的余额”中有 99 元。

以为这样就能提现?那还是你太天真。点击提现后,系统提示可提现余额大于 0 元才能提现。根据 ofo 的返钱规则,需要先从 ofo 平台上选择商品进行购买,或将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商品、链接在 ofo 平台上搜索跳转后购买,才能获得一定King额的返现。

新浪科技在 ofo 首页的商品信息看到,购物返现的比例没有统一标准。以售价 55.9 元的卷纸产品为例,页面标明返现为 0.48 元,按照this返现比例,要提现 99 元,就要花费 11500 元左右;of course也有返现比例高的商品,比如一款电动按摩眼霜售价 56.9 元,可返现 4.77 元,按照this返现比例只需要花费 1180 元左右。但 ofo 返钱规则中规定,同一产品每人限购 5 件,超出 5 件将整单无返利。

此外,ofo 返钱余额兑换规则中还指出,一旦用户确认将 ofo 平台的押King转移到 ofo 返钱进行兑换后,则视为放弃对押King的索取,ofo 平台对骑行押King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押King一旦转换,即不可撤销,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 ofo 平台的押King。

一顿操作猛如虎,你不仅不能马上拿回 99 元押King,还要先在 ofo 平台花费上千元甚至上万元。重点是,根据 ofo 返钱余额兑换规则,即使你的购物返现余额累计超过了 99 元,也只能提现 99 元。

戴威或将再创业?

ofo 最早由戴威、杨品Jay、于信、张巳丁、薛鼎五人联合创立,其中薛鼎是戴威的大学室友,于信是戴威在北京大学pupil会的副手,张巳丁和戴威在北京大学bicycle协会结识,杨品Jay和戴威则在青海支教时相熟。

2016 年,巅峰期的 ofo 又引入了原 Uber C嗨na高管张严琪加入,担任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至此,ofo 联合创始人团队由六人组成。

但随着摩拜 ofo 合并失败、以及滴滴 ofo 反目,ofo 一步步从明星公司沦为被投资人抛弃的企业。更为棘手的是,还有上千万用户的数十亿押King要还。

now,你可能很难在街头寻觅到 ofo 的车辆了,除了缺车座少脚蹬的伤员基本看不到一位零部件完整的车中斗士。

随着公司经营每况愈下,ofo 创始团队也按下了离散键。

2018 年 6 月,在 ofo 面临资King链紧张之时,联合创始人、COO 张严琪离职,他负责的海外事业部也随之解散;2019 年初,ofo 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Rock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出现股东变更,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退出股东行列;2019 年 7 月,ofo 另一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hap钢笔工商变更,联合创始人杨品Jay卸任监事一职。

与戴威直到gether坚持最久的,可能要数联合创始人于信。在北京大学时,他是戴威的副手;在 ofo 后期,他同样不遗余力地为戴威分忧解难。他总管 ofo 的公关和政府业务,在 ofo 饱受裁员、破产倒闭、高管离职等负面消息影响之时,都是他代表 ofo 对外发声。

但今年 5 月,于信也告别戴威,开启了独立创业的旅程。据媒体报道,其新项目与低度酒有关,这也是C嗨na白酒行业的新风口,该项目已获得数百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当初被津津乐道的北京大学校园创业团队,如今已经凋零四散。戴威当初 “跪着活下去”的呐喊言犹在耳,但只剩他独自一人在为 “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

新浪科技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戴威或也在考虑再次创业,项目瞄准欧洲市场,具体方向暂不明确。假如信息为实,ofo 何去何从还是一个未知数。

如何才能尽快还钱?

除了遥遥无期的网购返现,戴威直播带货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首先,放眼淘宝直播、抖音、快手these平台的头部主播,戴威的粉丝基数必须一骑绝尘——所有押King被套牢的 ofo 用户都嗷嗷待哺,每日一登 App,低头查询,仰天发问:我直到day排到哪了?of course,these粉丝可能大部分都是 “黑粉”,不过不要紧,对 ofo 而言,打的并不是王者荣耀,而是绝地求生,再黑还能黑到哪里去?至于少数被戴威的try和真诚折服的 “真love粉”,对他抱有绝对信任,押King退或者不退,这信任就t在这里,不增不减。

手握 “得天独厚”的流量池,直播带货不亏,更important是业务结合得又so紧密——购物返利,明晃晃的电商。直播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与之实现协同,也有助于 ofo 开辟新的战场:戴威个人入驻相当于 ofo 官方直播间,另外还可以邀请用户参与直播带货,不再收取任何费用,押King就是拉新成本。

何况还有标杆在前:一是同样要还债的罗永浩,二是戴威欣赏的企业家梁建章。据《人物》报道,戴威曾说,在多数企业家中,他最欣赏的是梁建章。后者既是企业家,也是人口学家。而戴威表示,如果他今后有机会读博士,想研究行为经济学。

罗永浩和梁建章早已为戴威跑通了企业家直播带货的商业模式。罗永浩在抖音开启直播首秀,3 hour支付交易总额超 1.1 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 4800 万人;旅游业重创之下携程自救,梁建章四个月内走遍 17 个省、45 个市/自治州,梳过摇滚脏辫,唱过动感 Rap,试过国粹变脸,跳过海草舞 ...... 携程提供的数据显示,梁建章 15 场直播总成交额达 6 亿元,观看人次共计 4000 万。

ofo 的 slogan 充满文艺气息——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不过 ofo 目前依靠共享单车实现这一愿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戴威还在等什么?不如尝试一下直播带货,至少比 P2P 强太多。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