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游戏里,社恐和交际花都能找到自己的安全岛

文章正文
2020-07-11 05:17

在thisgame里,社恐和交际花都能find自己的安全岛

  “hello狸!”

  “又到周一了,有没有买菜的狸!”

  “再钓到鲈鱼我就生气狸。”

  好像是一夜之间,friend圈的大家突然都start“狸言狸语”了。

  这都是起于3月20日,那一天,号称“在无人岛展开新的生活”的《集合啦,animal森友会!》game上线发售,在那时迅速走红,大家晒ho使用截图、奇葩岛名、钓鱼成果,学“狸言狸语”……好像人均一个game机已成标配,甚至由于game机和卡带供不应求、连连涨价,而被调侃为“理财产品”。

  这款画风乍看轻松佛系的game,why能吸引这么多人来玩,甚至不惜“肝爆”?

  game里没人催我交方案,我还可以开画展

  谈到whylike“动森”,社恐小A说:这款game对社恐超友好的,“我是个设计师,特别不good at 社交。每次收到甲方dad‘再改改’的消息,我都会在心里酝酿一万个拒绝,在那时隔几minute回复一个‘好的’。改稿也还好啦,最怕的是对方非要跟你语音一hour。”

  小A很早就买了game机;对于不like社交的小A来说,在“动森”里建一个自己的小岛,按自己的想法在岛上活动,简直就是理想生活了。

  玩家们可以在“动森”里自由设计服装、房屋、庭院,身为设计师的小A最like这一点了。“你看到网上那些在岛上‘开画展’的人了吗?我也是其中一员。我太like这种可love的小设计了!我能决定自己画什么、把岛搞成什么样,很开心”。

  “动森”是一款体现创意的game,每个人都可以find自己的玩法,这让人感到自由和可控,不像现实生活中有然后多社会规范、条条框框。

  “可控”是人生活Central African Republic常important一点,研究早就发现,每天报告出更高的“可控感”的人,整体上的幸福感也更强。如果we一直被迫做并不like做的事,没有机会自己作决定,就像小A那样被work逼迫着社交、改稿,那也很难有幸福感,容易沮丧、焦虑。其实lots ofgame,都是在为we创造现实世界之外的可控感。

  生活中没法见面,还好game里能邀friend登岛

  小B也跟小A一样,把自己的岛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过不同的一点在于,小B每天都会邀请lots offriend来拜访,还很like在网上留言求加好友。她说:“because疫情,我已经两个多月没跟friend约火锅奶茶逛街了!在微信群里玩成语接龙你画我猜都腻了,还好有‘动森’this新game。”

  隔离期间,we需要与他人保持距离,别说牵手拥抱直到gether走这样的亲近姿势了,在户外站着都要保持安全距离。

  但接触是社交的黏合剂,失去了接触,人容易孤独、焦虑、抑郁,甚至增加死亡风险。疫情期间,隔离本身就会带来焦虑和抑郁感,如果独自一人,no one直到gether说话玩玩game,日子可能更难过。

  game可以带来互动。小B说,除了拉两个最好的闺蜜直到gether玩“动森”,她已经在网上加过几十个人了,看着小人们在岛上,或者肩并肩直到gether走,或者互相拿网“捕捉”对方,在friend的花田里跑来跑去,她都非常开心……看到these接触时,we很容易把自己代入成game里的小人,想象自己与friend直到gether走、打闹玩乐,觉得自己也得到了社交上的满足,而社交,是很好的“止痛药”。

  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如果你或者你身边的friend暂时沉迷于“动森”,先不必过度worry。game本身并不可怕,寻求可控感、寻求社交支持也是we每人都有的需求。研究发现,那些线上社交活跃的青少年,会有更少的game成瘾症状。

  只是,game虽好玩,小心熬夜伤身呀!

  直到morrow见狸!

(责编:董思睿、Lee?P)

文章评论